返回
春闺梦里人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章 桑榆非晚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慕水晴吓了一跳,接着脸色难看起来:“你别乱说,谁要推你下去了!”

    季曼微微一笑,伸手触碰着有些沁骨的凉水,狠了狠心道:“你不敢,那就我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蹲着的身子往一滚,顺着有鹅卵石的池塘边儿,就滚进了透心凉心飞扬的秋水池塘。

    慕水晴傻了,她是有想推她的冲动,甚至人都站在季曼身后了,可是她没敢真推啊,就算侯爷不喜欢聂桑榆,这个关头把她推下池塘,侯爷也是绝对会生气的,她冷静一点就知道这事做不得。

    可是聂桑榆竟然自己下去了?她不知道万一生病,就不能伺候侯爷了么?还是她已经恨她恨到赔上侍寝的机会也要害她的份上了么?慕水晴咬牙,看着池塘里挣扎的聂桑榆,也没想着呼救,已经要被陷害了,那就让她呆在冷水里吧!

    池塘的水只没过腰间,季曼可以站起来,但是脚却抽筋了,加上池里底部全是淤泥,只能坐着挣扎两下,表情很痛苦。

    “聂桑榆,你以为你耍这样的把戏,侯爷就会怪罪于我?”慕水晴底气有些虚地道:“我会告诉侯爷是你自己下去的!”

    季曼呛了口水,一个没坐稳滑进水里,又挣扎着坐起来,全身衣裳都湿透了,冷得脸色青:“先让人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救你这个歹毒的女人?”慕水晴气急败坏:“你淹死了最好!这院子里每个人的日子就都好过了!”

    季曼牙齿开始打颤,只能死死扒拉着池塘边儿:“快…快救我!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”慕水晴扭头就想走,这不关她的事,不关她的事,休想扣在她脑袋上!

    但是一转身,慕水晴就傻了。陌玉侯恰好从花园口子的地方过来,远远看见她,便朝这边走了来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侯爷万一过来看见池塘里的人和她们要走的样子,她就算是跳进黄河那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慕水晴慌了,捏着帕子脚直跺,那头宁钰轩却是觉得奇怪,怎么晴儿站在这里,表情这样惊慌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他走近了,开口问。

    慕水晴身子都抖起来,勉强笑着想说没事,然后拉着侯爷离开,却不想后面的池塘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宁钰轩好奇地扬眉,越过慕水晴就往那池塘里看。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”季曼无力地朝他挥了挥爪子。

    宁钰轩脸色沉了,几步走过去,将聂桑榆亲自从池塘里拉起来。

    水溅了他满身,陌玉侯一双眉又皱得死死的了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面前的女人披头散,全身湿透,嘴唇都有些青了,倒是有几分可怜。

    “不关奴婢的事情!”慕水晴连忙大叫:“是她自己跳下去的!”

    陌玉侯身子僵硬了一会儿,还是将聂桑榆给抱进怀里。这天气凉人,这么站着,该生一场大病了。

    季曼睁大了眼,没想到这人会肯抱她。身子突然一暖,眼泪不知怎么就落了下来。不过混着水,也没人能现。这聂桑榆的眼泪啊,在遇见宁钰轩的时候,就格外地多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我自己想不开跳下去的吧。”季曼牙齿还在磕巴,抓着陌玉侯的衣裳说完这句话,被秋风一吹,整个脑子都开始昏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慕水晴恶狠狠地看着季曼,身后的半夏也不甘心地道:“分明是桑主子自己跳下去想陷害我家主子,请侯爷明察!”

    陌玉侯没说话,一双眼睛凌厉地看了慕水晴许久,看得她委屈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传大夫去东边院子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,宁钰轩将季曼打横抱起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慕水晴捏着帕子站在原地,险些没哭出来,却还是咬紧牙关,让半夏去传大夫,自己也跟着往那小院子走。

    季曼闭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本站推荐
圣墟
一念永恒
太古神王
武炼巅峰
万古神帝
龙王传说
我真是大明星
元尊
修罗武神
不朽凡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