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春闺梦里人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3章 聂桑榆的往事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都说将手放在心口趴着入睡,容易做噩梦,季曼照做了,然后在梦里果然就又看见了聂桑榆。

    她长得其实很好看,可是眉目间怨念太重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在虚无的梦境里,一身白色长裙的聂桑榆就不停地哭着,哭声悠长又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季曼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,才走上前去递给她一块手帕:“又没人听得见,你哭瞎了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聂桑榆不听,依旧哭得惊天动地。手往前方指了指,虚无的空间里便出现一块水屏,屏幕上波光流转。季曼转头看去,就看见了一些往事。

    一身大红喜服的聂桑榆被陌玉侯迎进门,陌玉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牵过她的手跨进侯府的门槛,聂桑榆在盖头之下高兴得落泪。洞房花烛,一夜欢好,陌玉侯却在天色将晓的时候被一个通房丫头的事情给引了出去。

    聂桑榆醒来,不见夫君,让苜蓿去打听才知道,陌玉侯惯着的一个通房丫头落了水,他赶去看人去了。

    正室夫人,哪里能忍下这样的事情,聂桑榆又是个急脾气,趁陌玉侯不在府中的时候,就将几个通房丫头统统遣送出府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宁钰轩看她的眼神就是从此开始变了,以后与她同房,都在房里点上熏香,灭灯而眠。

    镜头一转,陌玉侯又迎了齐思菱进府。端庄大方的人儿,上下逢迎,很是讨喜。自她来后,陌玉侯便再也没去过聂桑榆那里了。每晚油尽灯枯,等的人还是不来,聂桑榆听了旁人所说菱姨娘是容颜媚人,于是大大咧咧上门去,要划花齐思菱的脸。

    季曼扶额,聂桑榆是不是傻啊,做什么事情都不动脑子,完全是听人煽动的,活脱脱的一把好刀借给人去杀人啊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站在柴垛边,陌玉侯要怀疑她纵火了。这女人真是疯起来什么都能做。

    陌玉侯及时赶来,挡掉了聂桑榆的动作,眼里的厌恶也更加深。春去秋来,陌玉侯都没有再去看她。聂桑榆住在冷清的蔷薇园里,每晚每晚哭泣,却得不到人半分怜悯。

    后来,千怜雪和柳寒云也入府了,他的眼里再没有她的位置,聂桑榆学会温柔,学会乖乖坐着给他绣袍子绣手帕,学会不吵不闹,却再也无法得那人回头了。于是她恼,她恨,吞了毒药准备自尽,却被人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爱不得,恨不得,求不得,难道连死也死不得么?”她哭着问。

    季曼心里微动。这个时候的聂桑榆,是真正绝望过的吧,就为了个不爱自己的男人,竟然要放弃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陌玉侯风流是风流,姨娘侍妾满院子,却从来没对人动过真心。聂桑榆听了聂贵妃的劝告,缓过来了,觉得自己总还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季曼都觉得佩服她,她就算死陌玉侯都不动容,竟然还觉得他有机会爱上她?

    于是聂桑榆恢复了,满心欢喜地继续陪在陌玉侯身边,直到又出现了温婉。

    死如果是绝望的话,那么连死的心情都没有了的感觉,又是什么呢?聂桑榆拦在门口,一双眼睛倔强地看着陌玉侯,抵死不让他出门去下聘礼。

    陌玉侯抬手便将她挥开,踏马而去。她跌跌撞撞跟了一路,却还是拦不住,一身狼狈,哭着就往皇宫走,希望聂贵妃能帮她拦一拦。

    披头散,面容狼狈地闯宫,触怒帝王,聂桑榆还没来得及拦住陌玉侯,自己就被斥责,丢了正室的位子。

    季曼看得唏嘘,聂桑榆这些做法在古代来说,的确是很泼妇很没有正室风范。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嫁的是个注定三妻四妾的侯爷,还跟个小女儿一样,霸占着自己的东西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可是,季曼叹了口气,转头看着一边好像哭也哭不完的聂桑榆。她是爱惨了陌玉侯,才会这样不管不顾吧。倒不像书中写那样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二,只是容

    --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本站推荐
圣墟
一念永恒
太古神王
武炼巅峰
万古神帝
龙王传说
我真是大明星
元尊
修罗武神
不朽凡人